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身生

我的成功,我自己定義

雖然身處實驗教育,但從共學時代直至今日,對於體制內的教育,我一直都是屬於友善對待的,因為看到身邊仍有許多優質,在體制內努力的老師,一樣用著開放、新穎的思維,帶著孩子走出很棒的路。

而且無論是108課綱或者實驗教育的精神,都是強調因材施教,對孩子適性適才,但最近卻遇到一個讓我還蠻無言又有點生氣的個案。

孩子是待在身生一年多,去年從身生畢業的孩子,從小也是生長在一個以孩子為主體,從不以成績跟分數去要求孩子的家庭,所以孩子對於學習的動機是高的,對於很多事是充滿好奇的,更靠著自學鑽研自己喜愛的畫畫、設計與縫紉。

但自從進入了大家搶破頭的實驗國中後,不到三個月的時間,孩子的思維整個變了個人(我都不知道是該為我們長年的努力而挫敗,還是該讚嘆老師的系統太強大),她覺得所有的國中生都只有考會考一個選項,也深信如果會考考差了,她上不了好學校,之後的人生就完蛋了。

所以即使她坐在教室中,已經有一半以上的內容都開始聽不懂了,也不敢請假、離開教室,甚至做出離開學校的選擇,似乎深信著只要離開學校,她的會考就完蛋了(但一直坐在教室,聽著不懂的內容就可以,這到底是什麼神邏輯?)。即使媽媽很想讓她脫離學校,她也篤定的說著,如果回到實驗教育,以後就沒學校唸了吧!甚至告訴媽媽他們是個很奇怪跟別人都不一樣的家庭,媽媽應該跟別人一樣才對。覺得自己就是個智障,無法變成跟別人一樣的智障。(我以前從沒看過孩子這樣說過自己)

我聽了其實很傷心,我覺得他們家超酷,從不遵循著主流的價值,孩子也都非常的有個人特色,但現在孩子卻非常的害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,遵循著單一的價值觀與標準,並深信只有這條路才是唯一。

與孩子短暫的相聚互動後,我只能先透過聊天的方式,讓孩子知道她的未來其實有超多的選擇(尤其以孩子家可提供的資源,有更多海闊天空的選項),加上其他身生孩子也是充滿疑惑的跟她說,本來就不是只有會考一個選項啊,你們學校老師也太機車了吧(請原諒我如實的寫出屁孩的語言,以及完全不想修飾的心情),孩子對於所有的國中生只有考會考這個選項開始有點動搖了,在學校內篤信要跟別人都一樣的她,到了這邊反而成了想法跟別人的不一樣的那個人了⋯⋯

孩子,我很想跟妳說,現在這個年紀,對自己、對未來、對整個環境感到迷惘、甚至有點生氣,都是必經的歷程。但即便如此,都代表著那是我們正在瞭解自己、找尋自己在團體、社會中的連結與價值。所以暫時的迷路了、沒做好,只代表現在的我們離自己想要的目標還有一段路,有可能努力錯方向了,也有可能這個遊戲規則不太適合我,只要我們不放棄對未知的探索,還存有挑戰的勇氣,自然會有各種的可能性等著我們。

所以當有人告訴妳,妳的人生只會因為達不到一種標準或一種價值時,就宣告失敗,並認為妳是個很糟的人時,其實我們只需要轉頭拍拍自己的胸口,深吸一口氣,告訴自己我想要重新定義屬於我自己的成功,然後充滿勇氣的大步邁開步伐,瞬間你會覺得你的世界海闊天空。




33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