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身生

關於合作

Updated: Jul 14, 2022

這學期生活專案的點心組戰隊是:阿金、波波、小飛。 三人初次合作十分融洽,很快便建立了默契──小飛領導團隊,而波波跟阿金全力配合。第一次的點心組討論很快就決定好內容、大家各自要負責的東西,甚至連團隊規則都建立了,但等到今天第一次真正合作──

「你們要記得到時候好好做點心,不要被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哦!」 向心力,是小飛很在意的事情,期待大家能夠一起好好做點心,一起共同為這個團隊付出,而我也毫不懷疑,小飛自己能夠做得很好,不管是事前張羅大家訂餐、收費、整體製作,都令人放心。

但是當團隊主要運作的責任都扛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,難免會不平衡。 「我覺得我們只是被小飛使喚的丫鬟而已,根本不是一起做點心!」 開始有不舒服的感覺出來了,采蝶覺得好極了!因為這個不舒服就是常態,人與人合作真實會遇到的情形,而我們會選擇怎麼處理這個不舒服?正面對決嗎?還是趕緊把不舒服割捨掉?

阿金覺得自己只是被小飛使喚的丫鬟,但回顧整個過程,好像也是阿金無意間讓自己陷入這樣的局面。製作完義大利麵,要分裝給有訂餐點的人時,團隊裡只有小飛清楚有誰訂、只有小飛清楚這些人訂多少、也只有小飛清楚他們付錢了沒,而三個人的團隊在此時開始變成一個人在處理這些事情──剩下的兩個人呢?

負責好好的、開心的吃剛做好的義大利麵,一碗、兩碗的吃著,而在旁邊仍然忙碌的小飛似乎還沒有吃上任何一口。這是小飛心裡嚮往的團隊嗎?好像不是,以致另外一股不舒服也在小飛的心中醞釀,畢竟在意的事情沒有被團隊看見。

采蝶不會說阿金和波波在這一次的生活專案不用心,反而,采蝶覺得他們同樣也超認真,極盡所能的幫上所有能幫的忙,不管是事前準備的器具,或是食材、瓦斯沒了的時候,兩個人都立刻衝去全聯買。兩人也同樣希望能做出好吃的點心來!

然而,兩邊的不舒服,是在合作的過程中真實存在的,只是雙方都沒有選擇「說出來」,再嘗試解決、溝通看看。在今天第一次合作後,小飛直接向阿金還有波波攤牌,表明以後會退出點心組,而阿金與波波也迅速接受這件事情。看起來,因為這樣的切割,三人在過程中發生的不舒服,就消失了,不需要再提,更不需要再計較了;但真的是這樣嗎?

采蝶想跟孩子們說: 我不確定。 不確定以後你們在和別人合作上會不會遇到同樣的困擾; 不確定這個不舒服真的被你們放下了,或者其實在心裡留下了疙瘩; 但孩子,你們今天很厲害,厲害的是,你們遇到了連大人也會很困擾的合作問題; 厲害的是等有一天你們準備好了,我相信你們是有能力正面與今天遇到的不舒服對決的!

11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